1. 当前位置:
  2. 首页
  3.  >> 政务动态 >> 区县(市)工作动态

“三治”融合的新家园 象山“村民说事”促进乡村和谐稳定

象山乡村,一项以“说、议、办、评”为核心内容的“村民说事”制度已推行多年,打破村民与村干部沟通隔阂,凝聚起乡村发展的合力,促进了乡村的和谐稳定,走出了一条集民意疏导、科学决策、合力干事和效果评估为一体的农村基层治理发展新路。

今年,象山打造“村民说事”制度升级版——把新农村建设“管理民主”的1.0版升级为乡村振兴“治理有效”的2.0版,以自治、德治、法治“三治”融合的体系丰富“村民说事”的内涵。象山县委书记叶剑鸣指出:以“有事好商量”为核心,“村民说事”说出了基层民主自治,说出了法治理念与精神,更说出了乡村的浓浓人情味儿。

自治,共商共信

近日,象山县茅洋乡白岩下村仙岩风景区内一片忙碌景象,一条玻璃栈道正在紧张调试,即将投入试运营。发展乡村旅游是不是一条适合的路径,发展的钱从哪里来,利益又该怎样分配?在白岩下村一次“村民说事”会上,这些关乎发展方向的疑问得到充分讨论。修建玻璃栈道的300万元资金因此有了着落:250户村民每户出资8000元入股,上级补助50万元,贷款50万元。“干事情公开透明,村民支持,大家干事就有了劲头。”村党支部负责人说,所得收益村集体提成10%,其余分配给入股村民,实现利益共享。城镇化的车轮疾驰,农村正经历全方位变迁。

乡村的发展不再囿于传统农业,村民走出乡村,与广阔的世界建立了联系,诉求也趋向多元化。象山“村民说事”制度的产生和演变,正契合了当下各地干部群众寻求共识的期盼,让村级组织与村民沟通方式与时俱进。作为这项制度的发源地,西周镇杰下村党支部书记郑祖法深有体会。2009年初,原先平静的杰下村起了风波,事情缘起一笔白溪水库引水工程补偿款。“风言风语引得人心不定。”郑祖法挨家挨户去解释,可是有的村民家,连门都很难敲开。郑祖法决定开一场说明会,将补偿款的每一笔去向、用途都摆在桌面上。

事情全部公开,村民的质疑和怒气也全部消散了。从那时起,杰下村开始搭建村委会与村民沟通的平台,并成立了由村支书和两名支委组成的说事组,每月的5日、10日登记说事内容,10日、25日举行说事会,构建起“说、议、办、评”为一体的“村民说事”制度。

2010年3月,“村民说事”制度在象山全县推广。“说事”也成了村民生活的一部分:固定日子集中说、党员联户上门说、面对面现场说、线上智慧说等,形式逐渐多样化、常态化。

目前,“村民说事”制度已在全县18个镇乡(街道)、490个行政村全覆盖,累计召开说事会10270余次,收到各类议题4.9万多项,解决率93.7%。

法治,定分止争

日前,象山《2018年深化提升“村民说事”工作要点》新鲜出炉,“村民说事”制度从1.0版迈向2.0版。村级事务,要做到依法决策,才能保证执行。为强化“法治”作用,让村级事务运行和矛盾化解更合规合法,象山把法治理念融入“村民说事”全过程。

为加强政法综治保障,政法系统开展"政法铁军下基层、村民说事促稳定"活动,择优选派573名政法干警、76名法律顾问走访联系520个村(社区),积极开展基层社会治理。因渔船出海捕捞接连亏损,船老大提前结束用工合同,导致6名船员拿不到约定的工资款。在石浦镇晓湾村近日举行的一次“警民说事”会上,石浦边防派出所的民警沈鹏男和村干部一起进行依法依理调解,最终确认工资数额,化解了这起劳动争议纠纷。

今年以来,石浦镇在边防派出所警民恳谈的基础上,依托“村民说事”平台,结合“民警任村官”制度,探索开展“警民说事”活动,着力化解各类矛盾和信访问题。截至目前,该所通过“警民说事”化解各类矛盾纠纷40余起,息诉信访案件3起,解决群众求助15起。

“村民说事”成为象山乡村法治的实践平台,让群众在每一项“说事”办理中都能感受到公平正义,增强了尊法学法守法用法的思想意识和行为自觉,逐步养成了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解决问题、化解矛盾的习惯。

涂茨镇针对群访、非访现象,积极探索信访说事会制度,邀请“两代表一委员”、老党员老干部、乡贤、公安、法律人士等组成“和事顾问团”,以评议组身份主动参与信访说事会,依法评判上访人诉求是否合理,共同处理解决问题。“和事顾问团”成立以来累计参与信访说事会30余次,化解矛盾纠纷16件、初信初访8件。今年以来,经信访说事会办理初信初访90件,办结率达100%,化解重点信访积案4件,真正达到了“小事不出村、大事不出镇”,实现了合理合法信访“最多跑一次”。

德治,春风化雨

几千年来,中国文化是讲情义的。在尊重农村现有礼仪风俗基础上完善德治,是“村民说事”2.0版本的另一个特色。不喝单瓶价格50元以上的白酒,不上鲍鱼、海参、象鼻蚌等名贵菜品……新桥镇关头村从“村民说事”中总结出12套婚丧宴席菜单并予以推广。“全镇28个行政村都成立了红白理事会。现在村民家里有红白事,会主动打电话请人来记账、监督,刹住了铺张浪费之风。”该镇相关负责人介绍。在象山,婚丧礼俗整治已经从政府主导走向了群众自律,从关键少数走向了普通村民。村委会、红白理事会等组织积极发挥作用,将婚丧礼俗事宜纳入村规民约,成为“村民说事”的重要遵循。

从乡土社会向现代社会变迁的过程中,原本依靠熟人社会建立的信用体系逐渐消失。怎样唤醒人们对现代社会契约精神的尊重?象山的答案是:建立信用档案,将村规民约遵守情况纳入农民诚信指数考评和乡风文明指数考评。

涂茨镇旭拱岙村首创“诚信指数”考评机制,通过村民说事确立了邻里合作、配合发展等19项共性考评指数和9条差异化奖惩措施,每季度为村民评分,并依据积分高低,确定村民是否享有村内补助、公共设施免费使用等福利。“将‘村民说事’与村规民约、道德规范、精神文明等德治建设相融合,实施新乡村道德提升行动,增强了‘村民说事’的道德底蕴,为自治和法治赢得情感支持、社会认同。”象山“村民说事”办公室负责人说。

总人口只有500余人的贤庠镇民洋村,有70%以上的青壮年在外从事建筑行业。2013年下半年,70多岁的老人黄性珍和邻居聊天,说到儿女在外打工无法在身边照料,不禁伤感起来。“要是村里有让老人集中吃住的地方就好了。”于是,两人决定把这事到“村民说事”会上提一提。半个月后,说事会召开,大家一致同意修建老年公寓,事情得到落实。2014年10月,总投资350万元的民洋村老年公寓竣工。如今,民洋村不少“空巢老人”搬进了公寓。

叶剑鸣强调,正是在潜移默化中,“村民说事”制度唤回了人们的乡土自信,“‘村民说事’不是一时兴起的偶然探索,而是持续稳健的长期实践,通过乡村治理共商共信,构建党群干群责任共同体、发展共同体、命运共同体,从而重塑村民对乡村、乡土文化的归属感。”

 


【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窗口】

分享到: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